楚汉之争
评论(0) 浏览量(198)

楚汉之争,又名楚汉战争、楚汉争霸、楚汉相争、楚汉之战等,即汉元年(公元前206年)八月至汉五年(公元前203年)十二月,西楚霸王项羽、汉王刘邦两大集团为争夺政权而进行的一场大规模战争。

楚汉之争以项羽败亡,刘邦建立西汉王朝而告终。


秦始皇三十七年(公元前210年),秦始皇于沙丘(今河北广宗西北)病逝,中车府令赵高等人发动沙丘政变,矫诏将长子扶苏、大将蒙恬赐死,立少子胡亥为二世皇帝。秦二世昏庸荒淫,赵高又专权乱政,赋敛益重,戍徭无已,致使天下越发困疲,百姓苦不堪言。帝国每况逾下,十年暴政最终引发了秦末农民大起义。

秦二世元年(公元前209年)七月,陈胜、吴广首先发动大泽乡起义,建立“张楚”政权,陈胜自称楚王,一时间天下群雄纷纷响应。九月,前楚国大将项燕之后项梁、项羽叔侄发动会稽起义,项梁自号武信君;同月,原泗水亭长刘邦亦于沛县(今江苏沛县)起兵响应,称沛公。

陈胜、吴广农民起义失败后,秦二世二年(公元前208年)二月,项梁召集楚地各路义军首领于薛县(今山东滕州)议事,刘邦亦率部归附项梁。是时,燕、赵、齐、魏兼已自立为王,项梁于是采纳范增建议,拥立前楚怀王孙熊心为王,仍号“楚怀王”,都盱台(今江苏盱眙)。八月,秦军最高统帅、上将军章邯在攻杀反秦武装首领魏王咎和齐王田儋后,与项梁展开了定陶之战,项梁因轻敌而战死,章邯于是认为楚地已不足忧,遂领兵北上攻打赵国,围赵王歇于巨鹿(今河北平乡西南平乡镇),赵王遂求救于诸侯(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)。

章邯破项梁军,楚国上下十分震恐。刘邦项羽弃陈留,率军东归。秦二世三年(公元前208年)十月,楚怀王迁都彭城(今江苏徐州);并项羽吕臣军自将,以吕臣父吕青为上柱国,封沛公刘邦为武安侯,任砀郡长,领砀郡兵;封项羽为长安侯,号为鲁公。

接着,楚分兵两路,一路北上救赵,一路西进伐秦。以宋义为上将军,号“卿子冠军”,项羽为次将,范增为末将北上救赵;刘邦则收项梁、陈胜散军,并以此为基础西行伐秦。怀王与诸将约:“先入定关中者王之”。

刘邦西征前先行北上收项梁散卒,于东郡大破秦将王离及东郡尉。还攻昌邑几交失利后往西,开始西征。经过几个月的转战,于汉元年(公元前207年)十月进至咸阳郊外,于蓝田大破秦军,秦王子婴向刘邦投降。秦朝灭亡。刘邦入咸阳,尽除秦苛法,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。

秦二世三年(公元前208年)十二月,项羽杀卿子冠军,夺其军权,率军北上救赵,于巨鹿之战在大破秦军,之后再连破秦军,最终秦将章邯投降。项羽为“诸侯上将军”,率诸侯军进入关。与刘邦会于鸿门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鸿门宴。鸿门宴后,项羽入屠咸阳,杀秦宗室,焚秦宫室,劫掠关中。



战争前期

项羽率北路楚军于巨鹿之战一举歼灭秦军主力40余万,自恃功劳最大,并取得了诸侯上将军地位,统率诸侯之兵,实力雄厚。

与此同时,刘邦率另一路楚军所率义军亦转战于河南,招降纳叛,屡破秦军,先行入关接受秦王子婴投降。按照楚怀王“先入定关中者王之”之约,刘邦欲称王于关中。

项羽亦率诸侯军40余万直奔关中。项羽自认功高,自恃强大,遂自行分封天下,并拒绝把先入关的刘邦封为关中王,将其改封到汉中(郡治南郑,今陕西汉中)为王,王巴蜀、汉中三郡,引起刘邦不满。并任秦三降将分别为雍王、塞王和翟王,监察并围堵刘邦。

与此同时,齐相田荣因未从项羽入关而未得到分封,对项羽三分齐地亦甚不满。而原赵国大将军陈馀自认为与张耳功等到,张耳为诸侯王而自己仅为列侯食三县不满,且亦不满项羽逐故王赵歇王代。


项羽入关

参见:鸿门宴

汉元年(公元前207年)十月,刘邦进至灞上(今陕西省西安市东南),秦王子婴投降,秦朝灭亡。依据反秦义军“盟主”楚怀王与天下“先入定关中者王之”的约定,刘邦理应称关中之王,又闻项羽欲立章邯于关中,号雍王,于是派兵驻守函谷关(今河南灵宝老城东南北寨村之北),以防诸侯入关。同时,宣布废除秦朝苛政,与关中父老“约法三章”:“杀人者死,伤人及盗抵罪”。

项羽自认为功劳最大。然而胜利在即之际,却被刘邦抢先进入关中,夺取了胜利果实,自然怒气冲天,于是率诸侯军40余万入关。十二月,项羽命英布攻破函谷关,进驻新丰鸿门(今陕西临潼东),意图消灭刘邦军。刘邦军不足10万,自料力不能敌,于是还军灞上,并竭力拉拢项羽的叔父项伯请为调解,并亲赴鸿门谢罪,示以诚意,并表示归顺,项羽决心动摇,放走了刘邦。

数日后,项羽引兵西进咸阳,杀秦降王子婴,火烧宫殿,大火三月不灭。时韩生劝谏项羽:“关中阻山河四塞,地肥饶,可都以霸。”项羽却说: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绣夜行,谁知之者!”于是烹杀谏者,放弃了建都关中形胜之地的良好抉择。


戏下分封

主词条:项羽分封

项羽上书义帝请封功臣,怀王回复“如约”。项羽大怒,不遵义帝之命,自主分封。汉元年(公元前206年)二月,项羽尊楚怀王为义帝,立十八诸侯。而割梁楚九郡自王之,号“西楚霸王”。

四月,诸侯兵罢戏下,各就国。

项羽封刘邦为汉王,以“巴、蜀亦关中地“为由,封与刘邦。刘邦定都南郑(今陕西汉中)。又将关中地区分为三部,封秦降将章邯、司马欣、董翳分别为雍王、塞王、翟王,合称“三秦”,企图通过他们控制关中,将刘邦困锁在汉中巴蜀地区。


汉中韬晦

刘邦被改封到汉中,初不欲就国,谋攻项羽,萧何进言曰:“汉水上应天汉。汉中,据有形胜,进可攻退可守,秦以之有天下”。

刘邦于是采纳萧何建议,屈就汉王封号,招贤纳士以图天下,同时确定了收用巴(郡治江州,今重庆市北嘉陵江北岸)、蜀(郡治成都,今四川成都),还定三秦,东向以争天下的方略。

汉元年(公元前206年)四月,忍忿前往汉中(郡治南郑,今汉中市城东)就国,而张良亦回韩国就任韩相。刘邦去汉途中烧毁所过栈道,防止诸侯军偷袭,并借此表示无东向之意,以麻痹项羽。项羽亦于同时班师彭城。

至汉中后,故项羽帐下执戟郎中韩信因不受重用而弃楚归汉。后经过萧何举荐于汉元年五月任大将军。刘邦积极为回师关中做准备。


山东复乱

项羽以韩王(韩成)灭秦无功为借口,不让他就国而带他到彭城,废为侯爵,又把他杀了,立吴县县令郑昌为韩王。 原燕王韩广不愿徙王辽东,新燕王臧荼攻杀之于无终,并其国。

汉元年(公元前206年)五月,齐相田荣不满项羽分封,攻打临淄王田都,田都逃到楚国,田市本被项羽封为胶东王,田荣却立田市为齐王,不让他去胶东就国,田市畏惧项羽,前往胶东就国,田荣对这个不争气的侄子大怒,派人追杀田市于即墨,又回军攻杀济北王田安。这样田荣击并三齐,遂自立为齐王。并予彭越将军印,令其击楚。项羽派萧公角攻打彭越,被彭越打得大败。

汉二年(公元前206年)十一月,赵将陈馀因不满项羽分封,派夏说游说田荣,从齐王田荣处借兵,与自己三县之兵一起攻常山王张耳,张耳败走,归汉。陈余重迎立代王赵歇为赵王,赵王感激陈余,立陈余为代王,陈余以赵王赵歇弱小,不去代国,以夏说为相国驻守代地,自己留在赵王歇身边辅佐赵王。

同月,项羽自己亦作乱,密令九江王英布遣将杀害义帝于郴县。


还定三秦

参见:暗度陈仓、还定三秦之战

在齐地田荣兼并三齐之时,刘邦在汉中也为攻袭三秦做准备。刘邦入汉中,项羽给予刘邦三万士兵。刘邦依张良计,入南郑时烧毁栈道,以防被偷袭和向项羽示意无外侵的意愿。

韩信亦在此时背楚投靠刘邦,但没有知名,仅任连敖,后坐法当斩为滕公夏侯婴所救。夏侯婴与语知其有才能,向刘邦推荐韩信,刘邦拜韩信为治粟都尉。韩信对不能受到重用而欲离去,于是发生萧何月下追韩信故事。萧何再次向刘邦推荐韩信,刘邦拜韩信为大将军。

汉元年(公元前206年)八月,刘邦用韩信的计谋结果受阻陈仓,须昌侯赵衍从汉王起汉中,雍军塞渭上,上计欲还,衍言从他道,道通,趁项羽北攻田荣时,再在好畴击溃章邯,最后围困章邯于废丘。同月,塞王司马欣、翟王董翳被迫向汉王刘邦投降。之后几个月,刘邦遣将攻取陇西、北地、上郡。这样,三秦除章邯困守的废丘之外全部归汉。

而此时因项羽杀韩王成,张良间行归汉,派人遗书项羽,称“汉欲得关中,如约即止,不敢复东。”项羽以故无西意,而北击齐。

刘邦略取关中时,九月,命令薛欧、王吸出武关,与王陵联合,迎接刘太公和吕后于沛。十月,汉王拜韩王信为韩国太尉,令其循韩地,并许之若定韩地则拜其为韩王。


项羽平齐

韩信循韩地,下十余城,项羽所立之韩王郑昌降,汉二年(公元前206年)十一月汉立韩王信为韩王。

汉二年(公元前206年)十月,汉王刘邦进至陕(今河南陕县)。在汉基本平定关中之后,开始准备东进了。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一月,项羽闻知刘邦已兼并三秦,且准备东进伐楚,而赵国、齐国、梁地都已反叛,项羽以齐国与梁最近,威胁最大,北上攻打齐国,项羽派使者向英布征其一同前往,但英布仅以老弱敷衍,项羽对此深为不满,几次遣使斥责。

田荣得知项羽击齐,率军迎击,被项羽打败。逃至平原,平原民杀了田荣,投降项羽,项羽立田假为齐王。但项羽采取错误政策,不仅不予召抚,反而怒田荣反,迁怒齐人,大肆屠杀,所过残灭,于是齐人纷纷复叛,项羽奔走于齐地,但远不能扑灭齐地战火。

田荣弟田横驱逐田假,立田荣的儿子田广为齐王,自领齐相,收集齐国败兵,在城阳(今山东莒县)反抗项羽,项羽一时没能攻下城阳。

此时,刘邦正在向东进军,魏王魏豹降汉,殷王司马昂也降汉,项羽封陈平为武信君,令其平定殷国,于是司马昂又降楚,过了没多久,汉王刘邦攻打殷王,平定殷地,俘虏了司马昂,项羽得知大怒,要诛杀平定殷国的将吏,陈平很害怕,于是来投汉王刘邦。


彭城之战

主词条:彭城之战、睢水之战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四月,刘邦进至洛阳,接受董公“兵出无名,事故不成”、“明其为贼,敌乃可服”的建议,以项羽杀害义帝为口实,为义帝报仇讨逆为政治号召,令三军发丧,缟素三日,发檄文布告全国:“天下共立义帝,北面事之。今项羽放杀义帝于江南,大逆无道。寡人亲为发丧,诸侯皆缟素。悉发关内兵,愿从诸侯王击楚之杀义帝者”联络各地诸侯王,趁项羽滞留在齐国时,渡过临晋关,至河内,纠集塞、翟、魏、赵、殷五国诸侯联军56万,兵分两路攻楚,北路由曹参、灌婴统率,进攻定陶,击败龙且、项它。南路为刘邦亲自统率,部将为张良、陈平、韩信、吕泽、张耳、夏侯婴、樊哙以及五诸侯军,至外黄,击败楚将程处、王武,彭越率三万人归附刘邦,刘邦封彭越为魏相国,攻打梁地,派樊哙北上攻打邹县、鲁县、薛县、瑕丘,以阻止项羽从齐国南下,向东攻打下邑、派吕泽驻守,下邑在萧县西面不远,萧县在彭城西面不远,项羽南下救援彭城必经萧县,这样,如果项羽回援彭城,吕泽可以与刘邦东西两面夹击项羽。与北路军曹参、灌婴会合,进攻砀县、萧县,攻取彭城。

项羽得知后,留众部将继续击齐,自率精兵3万疾驰南下,先击败驻守在鲁县的樊哙,当时刘邦等众诸侯已入彭城,收其货宝美人,置酒高会。项羽乘刘邦陶醉于胜利,戒备松懈之际,率军绕至彭城西,于清晨时发动突然袭击,驻守在下邑的汉将吕泽没来得及作出反应,刘邦不得不撤出彭城,楚军于是大败汉军,汉军往泗水方向溃逃,楚军紧追不舍,杀汉军十余万人,一直追击至灵壁(今安徽灵璧县)东濉水,汉军相互拥挤、践踏,加上楚军追杀,汉军十余万人皆入濉水,濉水为之不流。此役,汉军被歼数十万。刘邦急率残部先在砀县整顿,然后向西与吕泽会合。

诸侯见刘邦败,转投项羽,塞王司马欣和翟王董翳入楚为将。赵国发现汉并没有杀张耳,赵兵退去反与汉为敌,魏王魏豹回到荥阳,断绝了黄河渡口,也背叛了刘邦,只有彭越独自带领他的军队向北驻守在黄河沿岸。

项羽虽取得彭城之战胜利,但齐地战事却不利。在其率军击诸侯联军时,田横尽收齐地。但田横复国后并未攻楚,而是中立于楚汉之间,直至郦食其说齐。


下邑画谋

刘邦到下邑,父亲刘太公、母亲刘媪和妻子吕雉被楚军俘获,被拿住做人质,刘邦派人去沛县寻找家室。张良向刘邦规划下一步对策。张良说:“九江王黥布,楚枭将,与项王有隙;彭越与齐王田荣反梁地:此两人可急使。而汉王之将独信可属大事,当一面。即欲捐之,捐之此三人,则楚可破也。”刘邦采纳张良建议。谋士随何自荐往说九江王英布,刘邦来到荥阳,与曹参、灌婴、靳歙平定雍丘王武的叛乱,程处在燕县反叛,楚柱天侯在衍氏反叛,羽婴在昆阳反叛,都被曹参平定,樊哙重新取得鲁地与梁地。


京索之战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六月,刘邦回到关中,汉军水攻废丘,雍王章邯在抵抗了十个月兵败自杀,至此三秦悉为汉有。刘邦收关中士卒回到荥阳。

随何劝降九江王英布,英布叛楚,项羽派龙且、项声攻打英布。项羽亲自进攻下邑,继续向西进攻,至荥阳,刘邦拜灌婴为中大夫,统率骑兵,在荥阳以东大败项羽,又在于“京县”(今河南郑州荥阳豫龙镇京襄城村附近)、“索亭”(今河南荥阳索河街道)之间击败楚军,将项羽楚军击退到荥阳以东。

京索之战后,汉军稳住阵脚,楚军也无力突破汉军防线进攻关中。双方从来开始在荥、成一带拉钜,战争进入相持阶段。


相持阶段

京索之战,汉军击败楚军,项羽退回荥阳以东,而汉军亦不能过荥而往东。楚汉相持于荥阳。刘邦派郦食其劝说魏王魏豺重新归汉,遭到魏豹的拒绝,汉二年八月,刘邦派曹参、韩信兵分两路攻打魏国,即月攻破安邑,曹参俘虏了魏豹,将魏豹带至荥阳。汉二年九月,刘邦派陈豨、韩信、曹参攻打代国,后九月,平定代国,斩杀代相国夏说。

汉三年(公元前205年)十月,刘邦派原常山王张耳收复赵国故地,韩信与张耳一同前往,陈兵井陉,赵王因代地已失,又闻汉军攻打井陉关,集结赵军主力至赵国北部抵挡汉军的进攻,此时刘邦趁赵国南部空虚,离开荥阳,北渡黄河,攻克河内,从南面进攻赵国,接着攻克了朝歌(今淇县)、安阳(今安阳南)、邯郸(今属河北),当邯郸失陷,在井陉与汉军对峙的赵军主力进退两难,张耳与韩信在井陉大败赵军,赵将戚将军逃跑至邬县(今山西省介休县),被曹参斩杀。赵王歇逃到襄国,张耳与韩信追击,刘邦亦从邯郸北上攻打襄国,汉军南北夹击,攻破襄国,杀掉了赵王歇。项羽遣骑兵渡河争夺赵地,被汉军击退。燕王臧荼降汉。


荥阳成皋战线

参见:成皋争夺战、成皋之战、荥阳之战

汉三年(公元前205年)十二月,韩信与张耳留下在赵国继续作战,刘邦返回荥阳。此前英布被随何策反,项羽派龙且攻打英布,英布战败,与随何回到了荥阳。刘邦召见英布,派英布重返九江,收聚数千人归汉,刘邦也离开荥阳,从成皋南下,到宛县(今河南南阳)、叶县一带迎接英布,给英布增兵,一起回到成皋。

刘邦据守荥阳,开始修筑甬道,由敖仓运输粮食来荥阳。与项羽对峙,双方进入相持状态。

项羽率军数次攻夺甬道,汉军粮食短缺,于是刘邦向项羽要求和议,荥阳以西归汉。项羽打算接受,范增认为优势在握,如果放虎归山,必成后患。所以项羽率军加紧围攻荥阳城。刘邦认为范增是个大碍,所以给予陈平四万斤黄金,要他去离间项羽和范增的君臣关系。项羽中计,削其兵权,范增大怒而告老回乡,于途中病故。

为了打破荥阳对峙的僵局,刘邦派靳歙与灌婴攻打楚军的粮道。靳歙切断了楚军从荥阳至襄邑的粮道,灌婴切断了楚军阳武至襄邑的粮道,命令靳歙与灌婴离开荥阳,越过梁地,与彭越联合,攻打楚国后方的鲁县(今山东曲阜),鲁县与齐国交界,又与彭越毗邻,是楚国的北部门户,战略意义重大。

由于调走了灌婴与靳歙两支汉军精锐,刘邦在荥阳与项羽艰难对峙。汉三年(公元前204年)六月,韩信与张耳已平定赵国的反抗余波,南下至河内修武,接应刘邦。七月,刘邦令御史大夫周苛、枞公、魏豹等人守荥阳,离开荥阳北渡黄河,来到修武,命令张耳镇守赵国,拜韩信为相国,韩信请封张耳为赵王,刘邦同意。

刘邦调集原属韩信与张耳的军队,打算回到荥阳支援前线作战。此时项羽以荥阳发起猛烈进攻,周苛等人死守荥阳,八月,周苛以魏豹是反复无常之人,难与一起守城,于是杀了魏豹,周苛不能抵挡项羽的进攻,当月荥阳被攻陷,周苛宁死不降楚,被项羽所杀,韩王信被项羽俘虏。刘邦欲回到荥阳与项羽交战,郑忠劝谏刘邦,避开项羽的锋芒,驻扎在河内小修武,不与项羽交战,刘邦采纳。

此时,灌婴与靳歙在鲁县打败了项冠,得知荥阳已失,靳歙南下攻打楚国腹地以牵制项羽,灌婴率骑兵返回前线增援,在燕县(今河南延津东北)打败楚将王武,又在白马津打败楚将桓婴,过白马津渡黄河,到达河内与刘邦会合,护送汉王刘邦南渡黄河回到洛阳,此时项羽又攻破了成皋,到达洛阳附近的巩县,双方在巩县交战,楚军大败,不能继续西进。

刘邦在巩县遏制了楚军的攻势后,乘胜追击,意图夺回成皋,楚军坚持皋险要,汉军攻之不下,刘邦打算放弃进攻成皋,退守巩县与洛阳。谋士郦食其劝阻刘邦,不要退却,并向刘邦说明敖仓的重要性,放弃成皋与荥阳就意味着放弃敖仓。此时楚军后方受到靳歙的牵制,不能全力攻打敖仓,劝刘邦务必加紧进攻成皋,收复荥阳,坚守敖仓。并自请出使齐,劝说齐王田广降汉。

刘邦非常赞同郦食其的建议,让他出使齐国,同时派遣灌婴往邯郸调回一部分韩信镇守赵地之军回到前线,坚守敖仓,并以灌婴接任周苛的御史大夫之职。

郦食其不辱使命,以三寸之舌成功劝说齐王归降。齐王同意归降于汉,撤去历城的守军,示无反意,并与郦食其纵酒庆祝。

靳歙在鲁县打败项冠后,攻打楚国的腹地,此时攻克了缯县(今属山东苍山县)、郯县、下邳、蕲县、竹邑,几乎包围彭城。如果不出意外,平定了楚国后方的靳歙再从东面进攻,加上彭越的配合,攻打项羽的背后,据守荥阳与成皋的项羽必将被汉军包抄,夺回荥阳与成皋指日可待。但此时发生了一件令刘邦意想不到的事:韩信从灌婴口中得知刘邦已失荥阳与成皋,洛阳危急,并且齐国已被郦食其说降,韩信为了自己当齐王,在蒯通的蛊惑下,擅自攻打齐国撤去防守的历城,齐王大怒,以为是郦食其出卖了他,将郦食其烹杀,急忙派齐军再次防守历城,韩信不能攻下。

刘邦得知韩信攻打齐国,齐国叛汉,被迫抽调汉军主力以武力平定齐国,派灌婴、曹参、傅宽、蔡寅、陈涓、冷耳、柴武、王周等汉将赴齐助韩信攻打齐国。这样一来,失去荥阳与成皋的不利局面雪上加霜,攻打楚国后方的靳歙也不得不放弃进攻,回到巩县抵挡项羽。齐王不得已向宿敌楚国求援,项羽为了壮大自己考虑,也派龙且率20万楚军支援齐国。

项羽占据成皋天险,与汉军在巩县对峙,如果汉军再失巩县,洛阳也将不保。所幸敖仓还在汉军的掌控下,刘邦派人坚守巩县的同时,命令周勃、程黑、郭蒙等坚守敖仓,刘邦自己则驻军河内小修武(今属河南焦作),指挥全局,依黄河北岸驻守,封锁黄河渡口,以阻止楚军攻入河内平原,为了重新取得战略上的优势,汉军必须夺回成皋。但汉军的主力都用于攻打齐国了,兵力不够,为了补充兵源,调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刘邦派使者发往燕国,请求援助,燕王臧荼派温疥与昭涉掉尾率燕军助汉。彭越在梁地,可以对项羽的后方发起进攻,牵制项羽,使项羽不能首尾相顾。刘邦又命令刘贾与卢绾率领二万人渡过白马津,与活跃于楚军后方的彭越军配合,烧掉楚军的粮草。在燕县以西打败楚军,攻占睢阳(今河南商丘西南)等17座城池,项羽亲自攻打彭越与刘贾,留大司马曹咎守成皋,临行前嘱部将曹咎谨守成皋,遇汉军挑战,切勿应战,只须阻止其东进即可。汉四年冬十月,刘邦乘项羽东去兵力薄弱之机,反攻成皋。初时,成皋楚军坚守不战。刘邦数次遣人到阵前辱骂,终于激怒曹咎,率部出击。汉军乘楚军半渡汜水之时,全力反击,斩杀了曹咎,再次夺回成皋,并俘虏了前塞王司马欣与翟王董翳。乘胜进至广武(今河南荥阳东北),并包围楚将钟离昧于荥阳以东。项羽急忙从睢阳回救,汉军鉴于兵力不足,暂时无力彻底消灭楚军,于是见好就收,据险坚守。(注:汜水在成皋以东,汉军从西边进攻成皋,必是先破成皋,后渡汜水,《项羽本纪》的记载可能有误)

汉军再次收复成皋后,据险坚守,双方在广武山(今河南荥阳东北)再次形成对峙。

此时灌婴、曹参等赶赴齐国助韩信攻破了历城、临淄,齐王田广逃到高密。项羽所派增援齐国的二十万楚军也被汉军消灭,楚将龙且被汉军阵斩,齐国全境也被汉军平定。汉四年(公元前203年)二月,韩信自立为齐王。

此时,彭越数反梁地,绝楚粮食,项羽患之。于是置刘邦的父亲太公于鼎镬上,告诉刘邦说:“今不急下,吾烹太公。”(今天不赶快投降,我就烹煮了你父亲),刘邦却回答道:“吾与汝俱北面受命怀王,曰‘约为兄弟’,吾翁即若翁,必欲烹而翁,则幸分我一桮羹。”项羽见无济于事,只好作罢。

又有一次,项羽对刘邦说:“天下匈匈数岁者,徒以吾两人耳,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,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为也。”刘邦却笑着拒绝说:“吾宁斗智,不能斗力。”并向项羽宣布他的十条罪状。项羽恼怒之下,用暗箭偷偷射向刘邦,正中刘邦胸部,刘邦受伤,回到成皋养病。

项羽终究无力挽回楚国的颓势,战争的优势已完全向汉方倾斜。刘邦病好后,他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,命令樊哙守广武,周勃守敖仓,带上在汜水之战俘虏的前塞王司马欣,回到关中,将司马欣在他的原都城栎阳枭首,置酒慰问关中父老,四日后,带领关中兵又回到广武。


北方战线

安邑之战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八月,魏王豹踞河东(郡治安邑,今山西夏县西北禹王城)反汉归楚,威胁汉军侧翼。刘邦先派郦食其游说未成,即命韩信率军进攻。九月,韩信突袭安邑,生擒魏豹,灭魏国。

安邑之战,汉魏两军使用的兵力不大,是个规模比较小的战役,但是对当时战局则起了极大影响。汉军凭着占领魏属的河东、太原等郡,可以经略赵代,进攻燕齐,形成从北面包围楚国的优越战略态势。

汉军统帅韩信于安邑之战中,采用了与对三秦作战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”同样的诡诈手段,又一次成功地获得了全战役的彻底胜利。韩信用一部兵力阳渡临晋,主力暗渡夏阳的手法,引诱轻举妄动的魏豹,把主力调集到蒲坂以西地区,造成了魏王豹的错觉,巧妙地掩护了自己渡河的真实意图,使数万大军顺利渡河成功。

汉军渡河急进,奇袭安邑要地,一战全歼敌人,突出地展示了韩信军事指挥的卓越才能。

九月,魏王豹率军迎击,但遭到大败,魏王被俘虏,刘邦令其为将助守荥阳。


井陉之战

参见:背水一战、韩信破代、赵、燕、齐之战

安邑之战后,刘邦继而采纳韩信“北举燕、赵,东击齐,南绝楚少粮道,西与大王会于荥阳”的建议,给韩信增兵3万,开辟北方战场,以消灭楚的羽翼,实现对楚的战略包围。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闰九月,韩信首先破代国,生擒相国夏说,代亡。

汉三年(公元前205年)十月,韩信、张耳率领汉军越过太行山,与楚的羽翼赵国战于井陉口(今河北井陉东南),韩信一反常规,背水设阵,大败20万赵军,斩杀赵军主帅成安君陈余,生擒赵王歇,一举灭亡赵国。随之采纳赵国降将李左车建议,乘势不战而迫降燕王臧荼,平定燕国。

井陉之战的结局,对楚汉战争的整个进程具有重大的意义。汉军的胜利,使得其在战略全局上渐获优势,即消灭了北方战场上强劲的敌手,为下一步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、兵不血刃平定燕地创造了声势和前提,并为东进击齐铺平了道路,从而造就了孤立项羽的有利态势。这虽然是一次战役规模的战争,但却有着战略性质的地位。

与此同时,刘邦亦亲攻赵。汉将靳歙兵出河内,击赵将贲郝于朝歌,破之。又随刘邦进击安阳以东,下七县;别将攻赵军,虏两司马,得赵军二千四百余人。接着刘邦对赵之邯郸发起进攻,破赵军,攻下邯郸。汉将靳歙破赵军于平阳,攻下邺。这样赵国悉平。

楚数使奇兵渡河击赵,张耳、韩信往来救赵,因行定赵城邑,发兵诣汉。汉王立张耳为赵王,拜韩信为相国。汉三年(公元前203年)六月,刘邦再败荥阳,入赵,收韩信军,令韩信收赵兵未发者准备击齐。

韩信灭赵后,陈兵燕境,燕王臧荼迫于汉军兵威,加入汉方对楚作战。


南方战线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四月,汉军于彭城战败后,刘邦为摆脱被动局面,争取张良“联络英布,重用韩信、彭越”的方针,派随何游说九江王英布,以达到分散并牵制了楚军的目的,减轻刘邦正面战场的压力。

汉三年(公元前205年)十一月,刘邦在正面对楚作战的同时,遣谋士随何游说九江王英布叛楚归汉。英布据有九江(郡治寿春,今安徽寿县)、庐江(郡治舒县,今安徽庐江西南)二郡,具有相当实力。英布归汉,项羽侧翼危急,忙遣龙且进攻九江军。

英布战不力,九江国悉为楚有,且家属亦尽为项声所杀。英布从隐蔽小道逃归汉国。

英布逃汉后,见刘邦,刘邦接见时非常无礼,以致英布十分后悔为汉,几欲自杀。但至刘邦为其安排的住处后,见与汉王宫室规格一样,十分高兴。之后汉王益兵英布,令其行收九江。


敌后战线

参见:彭越挠楚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四月,汉军于彭城战败后向西溃退,彭越把他攻占的城池又都丢掉,独自带领他的军队向北驻守在黄河沿岸。

汉三年(公元前204年),彭越经常往来出没替汉王游动出兵,攻击楚军,在梁地断绝他们的后援粮草。

九月,刘邦采用郎中郑忠之策,派将军刘贾、卢绾将卒二万人、骑数百,由渡白马津,进入楚地佐助彭越。汉军与彭越联军烧掉楚军积聚的粮草,楚军乏食。楚军回击刘贾,刘贾坚守不出不与楚军交战,与彭越互相呼应。

汉四年(公元前203年)冬,楚军和汉军在荥阳相持,卢绾、刘贾攻下睢阳、外黄等十七座城邑。项羽知悉后,就派曹咎驻守成皋,亲自向东收复了彭越攻克的城邑,又都归复楚国所有。彭越于是率军北上谷城。

汉五年(公元前202年)秋,楚军向南撤退到夏阳,彭越又攻克昌邑等二十多个城邑,缴获谷物十多万斛,用作汉王的军粮。


战争后期

灌婴击楚

汉四年(公元前202年)二月,韩信自立为齐王,项羽为了避免被汉军三面包围,项羽派武涉赴齐国,游说韩信,劝他发兵助楚,攻打刘邦,但齐国的汉将都是刘邦的亲信,韩信以“汉王刘邦待他甚厚,不忍背叛”为由拒绝了武涉的请求。

韩信命令御史大夫[3]  灌婴离开齐国,率汉骑南下,首先进攻楚国的鲁地,大破楚将薛公杲于鲁北。南下再破薛郡长,攻博阳,进军至下相,夺取取虑、僮、徐等县。接着渡过淮河,进至广陵(今江苏扬州),尽降楚国城邑。

项羽急忙派项声、薛公、郯公夺回淮北。灌婴北渡渡淮,在下邳大破项声、郯公军,将薛公斩首,夺取下邳。接着追击楚军,破楚军于平阳(南平阳,今山东邹城市),回师还攻并占领彭城,俘虏楚柱国项佗,降服留、薛、沛、酂、萧、相等县。攻苦、谯,再次俘获亚将周兰。

灌婴平淮北后,后来与刘邦军会师于颐乡(位于今河南鹿邑县)。


鸿沟议和

汉四年(公元前203年)八月,楚军粮尽,项羽被迫议和,刘邦亦未能调来韩信、彭越援军,于是双方订立和约“中分天下”,划鸿沟(古运河,位于今河南荥阳以东)为界,东归楚、西属汉。楚汉两军在荥阳、成皋一线相持两年零五个月后,休兵罢战。

和约定立后,刘邦派使者至楚营请求放还刘邦家属,但都一一遭到拒绝。后来侯生往使,成功说服项羽放还刘邦家人。刘邦拜侯生为“平国君”,但侯生受封之后即隐退。


固陵之战

汉四年(公元前203年)九月,项羽遵约东撤,刘邦亦欲西返。张良、陈平认为“汉有天下太(大)半,而诸侯皆附之。楚兵罢(疲)食尽,此天亡楚之时也”,建议“不如因其机而遂取之”。

此时灌婴已攻克楚国的都城彭城,项羽对夺回彭城没有信心,只得离开荥阳向南撤退。

汉五年(公元前202年)十月,刘邦率领大军追击项羽,命令靳歙先击破盘踞在济阳的项悍,此时灌婴还在平定彭城周边之地,到了阳夏南,停止进军,派使者招韩信、彭越前来会合,韩信当了齐王后,欲坐观楚汉成败,拒绝了刘邦的调遣,彭越亦以魏地刚刚平定不能前往为由予以拒绝。刘邦追项羽至固陵(今河南太康南),因齐王韩信、建成侯彭越按兵不动,未如期会师,遭楚军攻击,大败,楚将灵常降汉,被迫坚壁自守。

刘邦预测到项羽将往楚国的故都陈县、寿春据守。分兵与刘贾,渡过淮河,先占据陈县南边的寿春,断截项羽的下一站据点,并策反楚国大司马周殷。灌婴已完全平定淮北,项羽率军南撤,汉军追击,击败楚将钟离昩。


陈下之战

项羽南逃至陈县,大将钟离眜也赶到,汉五年(公元前202年)十一月,汉将靳歙从济阳来与刘邦会合,同时平定淮北的灌婴到达苦县(今河南省鹿邑县)的颐乡,刘邦与灌婴会合,对驻陈的楚军形成东西夹击合围之势,大败项羽,陈县县令利几降汉。


城父之战

陈下之战项羽战败后,率残兵败将继续南逃。此时刘贾已攻占了寿春,项羽无心攻打寿春,立即调转马头,转向东南方逃跑,据守在城父。

刘贾派人策反了楚大司马周殷,周殷叛楚,以舒县之兵屠戮了六县,与英布一同北上.,与刘贾会合,离开寿春,前往城父攻打项羽。身在齐国的韩信,见项羽大败,三分天下已无望,于是离开齐国,来到城父与刘邦会合,最后,汉方“屠城父”,所谓屠城父,是强攻与血洗城父(今安徽亳县东南城父集)的意思。可以相见,屠城父是汉方打击盘据于城父的楚军的一次硬仗。


结果

垓下之战

参见:垓下之战、十面埋伏

汉五年(公元前202年)十二月,项羽逃离城父,逃至垓下,汉军迅速跟上,将10万楚军包围于垓下(今安徽灵璧)。

楚军兵少食尽,屡战不胜,夜闻四面楚歌,军心瓦解。项羽大惊曰:“汉皆已得楚乎?是何楚人之多也!”,于是夜起慷慨悲歌,曰: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“歌数阕,美人(虞姬)和之(参见霸王别姬)。项王泣数行下,左右皆泣,莫能仰视”。


乌江自刎

参见:乌江自刎

是夜项羽率800余骑兵趁夜突围南逃,天明后刘邦方才发觉,遂派灌婴率数千骑兵追击。

楚军渡过淮河后只剩下百余骑,逃至阴陵(今安徽定远县西北)时因迷路,问路一田父,田父诓骗而左行,结果陷于沼泽,致使汉军追上。

至东城(今安徽定远县境内)时,仅剩下28骑,项羽自度难以脱身,却依然说:“天亡我,非战之罪也。”

逃至乌江(今长江,位于今安徽和县东北乌江镇)时,乌江亭长力劝项羽过江,以图东山再起,项羽却说:“天之亡我,我何渡为!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,今无一人还,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,我何面目见之?纵彼不言,籍独不愧于心乎?”自觉无颜见江东父老,不肯渡江。

接着在力杀汉军数百人后,自刎而死。


后续

垓下一战,刘邦全歼楚军,获得最后胜利。项羽败亡后,楚地陆续平定,最后唯原项羽封地鲁不下,汉军乃以项羽头示鲁,鲁遂降,楚国至此全部平定。

楚汉战争末期,属楚国阵营的衡山王吴芮、九江王英布先后归附汉王刘邦,唯临江王仍不听命。

汉五年(公元前203年)十二月,汉军又攻破临江国都江陵(今湖北荆州),俘虏项羽所立的临江王共尉。

公元前202年


没有登录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