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梗概

  12岁的阿富汗富家少爷阿米尔与仆人哈桑情同手足。然而,在一场风筝比赛后,发生了一件悲惨不堪的事,阿米尔(amir)为自己的懦弱感到自责和痛苦,无法面对哈桑,于是用计逼走了哈桑。不久阿富汗爆发战争,阿米尔被迫与父亲逃亡美国。成年后的阿米尔始终无法原谅自己当年对哈桑的背叛。为了赎罪,阿米尔再次回到故乡,希望能为不幸的好友尽最后一点心力,却发现一个惊天谎言,儿时好友竟然是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,为了救赎,他把哈桑的儿子带到美国,在一次聚会上,阿米尔再次放起了风筝。


详细情节

  阿米尔是阿富汗富商的儿子,独生子。在他的笔下,童年是的阿富汗充满着温馨,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洒在这片小小的城市上空,阿米尔就和他家中仆人的儿子哈桑爬在树上,两个人吃着桑葚,阿米尔给哈桑读着故事。有时调皮的他会嘲笑哈桑的无知,哈桑,注定就像他的父亲一样是个半文盲…


  哈桑是不幸的,他的母亲在生下他几天后就跟着江湖艺人跑掉了,身为哈扎拉人,面对着种族歧视,哈桑忍受着好多,天生的兔唇,以及哈桑的父亲阿里,常被人叫成吃人的巴巴鲁,对于一切,他都逆来顺受。每天早上,他会为阿米尔准备早餐,一杯加了三块方糖的红茶,烤好的馕饼,涂着甜果酱,然后趁着少爷在用早餐时,一边熨衣服,一边和少爷交谈两句。哈桑的弹弓打得很好,总是可以解救阿米尔。


  阿米尔在出生时夺去了他母亲的生命,他是个懦弱的孩子,没有爸爸期望中的,能在足球场上驰骋的气魄,面对困难,他总是逃避,也是哈桑一次又一次的把他解救出来,他爱看书,妈妈身前是名教师,留下了好多书,他只爱看书,这种性格多少有些不着他父亲的喜欢。


  有一次,两个孩子出去玩,遇到了阿塞夫,一个身材高到面相彪悍的孩子,他仇视哈扎拉人,认为他们弄脏了阿富汗的血统,他要动手收拾阿米尔,因为阿米尔和哈桑做朋友,因为是阿米尔纵容了这些人还在他们家。哈桑举起弹弓,威胁阿塞夫放他们走,不然把它变成独眼龙。阿塞夫放弃了,他们逃掉,可是真的逃掉了吗?


  在阿米尔12岁的时候,他在风筝大赛中获得第一的好成绩,哈桑为他去追那个第二的蓝风筝。哈桑可是这方面的好手,可是不巧,哈桑遇到了阿塞夫,阿塞夫要求把蓝风筝给他,但是哈桑不同意,处于强势的阿塞夫就在那条小巷里强暴了哈桑。其实这一切随后赶到的阿米尔全都看到了,只是他们有勇气去救哈桑。看到哈桑流着的血,裤子上的泥污,阿米尔总是深深的自责,他内疚,他没有救哈桑。


  两个孩子手中的风筝线,代表了孩子之间关系的脆弱。


  阿米尔敏感的感受得到,爸爸很喜欢哈桑,为了让爸爸止疼他一个,他剥夺了哈桑和爸爸相处的好多权利,每一次都含含糊糊的找借口,说哈桑不舒服。


  阿米尔后来和爸爸逃难到美国,在哪里遇到了同样是阿富汗人的索拉雅。爸爸得了癌症,他们在爸爸去世前结了婚,但是婚后一直没有孩子。在美国,阿米尔有他的事业,妻子,房子。


  直到有一天,拉辛汗给阿米尔打电话,要求他回去看看,"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".故地重游,阿米尔发现了许多秘密。阿里是不孕的,只是因为爸爸和阿里的妻子睡过之后,才有了哈桑,所以哈丧失阿米尔的弟弟,终于明白爸爸为什么会在阿米尔提出换仆人后那么生气。哈桑有个儿子叫索拉博。哈桑死了,还有他的妻子,只剩下这个小男孩,阿米尔决定赎罪,决定带走索拉博,给他更好的生活环境。


  关着索拉博的,又是阿塞夫。他们把这个孩子也强暴了,在阿塞夫和阿米尔打斗的时候,是索拉博救了阿米尔,武器仍是弹弓,铜球射到阿塞夫的左眼中,这一次果真成了独眼龙。在回美国的路上,由于签证的问题,阿米尔曾经提出,让索拉博再次回到恤孤院,索拉博不愿意,以割腕的方式,曾想过自杀。


  我想后来是个美好的结局,因为就算索拉博不爱说话,但当风筝放起来时,一切又变得那么美好!


没有登录不能评论